我与董小姐(转载)

我有一个list,上面罗列着我未来择偶的地理信息参考名单,比如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台湾、南京、成都等等。而董小姐母亲是南京人,父亲是北京人,在上海上学,去台湾交换,又从美国留学回来。因此,我一直对董小姐有一种近乎仰视的敬畏之情。

说出来难以置信,但我和董小姐的的确确是通过相亲认识的。

那年我刚留学回来,24岁正当年,虽然只在美国待了两年,却像大多留学生一样目中无人,自觉是星条旗下的蛋,走起路来挺着装着cheese cake的肚子,看到五颗星的东西便不自觉得要鄙视一番。奈何回国后发现空有一腔抱负,却在求职路上连连受挫,多少有点在家赋闲的感觉。没有成就也就没有谈判的本钱,无奈之下我被父母拉到相亲大军中,担当起为广大单身男女青年搅浑水的重要职务。
继续阅读我与董小姐(转载)

像汉子一样活着

今天和清洗油烟机的师傅起了争执。

本意是叫来清洗油烟机,结果清洗完油烟机发出异响,并晃动。师傅几番返工的过程中反倒发现老丁在师傅的忽悠下买的3个密封圈,装着的只有2个。防倒流的出风片也被师傅藏在烟机管道的后面没装。由于烟机仍然晃动,我表示解决的不满意,师傅就直接躺在家里地板上耍无赖。老丁脾气好,即便是这样,他也只是冲着师傅象征性的嚷嚷几句。这种嚷嚷甚至会被我直接忽略掉。

师傅三番五次推卸责任,向来都是得过且过的我怒了,从来不会对外人发脾气的我跟师傅一顿吵。无奈下约了厂家第二天来修,又报警,跟师傅一起去公安局。途中师傅想溜,我拽着师傅的车死活不放。

警察一顿盘查,知道师傅是没有从业证书。一顿威胁师傅极不情愿的退了150。刚出公安局大门,师傅就说:现在你花2000找厂家修,也不关我的事了。当时听到我很不爽,后来突然想起来,他就是因为不爽才这么说的,我顿时开心起来。

不为别的,我就是要他不爽。
本来我是指望老丁站出来一顿吼的,可是老丁文质彬彬的怒让我不得不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。一向觉得自己是个文文弱弱的姑娘,生活的淫威下,特定的时候我会是这样一个强悍的女人。突然就懂了筷子兄弟的“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,改变了我原本模样”。

还记得去年父亲节的时候发给父亲的短信:虽然挣的钱不多,但是现在拥有的一切,都是我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。我不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,也希望自己能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一直保持着那份纯真和善良。

我要那份善良,但我的善良是留给善良的人的。

生活不易,不论一帆风顺还是路途坎坷,我都会像汉子一样活着。